楼基嗉
2017-12-28 04:03:19
中国海军新型052B级战舰执行反潜战任务





  东方网9月16日消息:新西兰主流的scoop独立新闻网日前刊登新加坡国家大学著名政治学副教授保罗・布察南的文章,称中国正在全方位向南太平洋地区扩张势力范围,并最终将会打造成远洋投射军力的平台和基地。

   “着眼南太投射兵力”

  文章称,在过去二十年间,中国作为政治及经济强国在西南太平洋地区迅速崛起,这引起世界各国对北京地缘政治意图的热议。同样的,整个大洋洲地区国家对中国的关注也日益增加。文章称,中国崛起为区域强国是两种原因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是其雄心,二是冷战后美国战略的变化。事实上,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美国在南太平洋地区便已没有强劲对手,而中东、北非和中亚地区的不对称威胁却异军突起。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大量削减在西南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存在,维持少量监视东亚地区的海上力量。这为中国在该地区崛起提供了战略空间,其在南太平洋的软实力投射能力的提高会对美国在这一战略要地的主导地位构成严重挑战。

  文章认为,中国在南太平洋影响力的扩张为其未来军力的投射提供了潜在基础。中国在斐济、汤加、萨摩亚群岛、所罗门群岛、瓦努阿图、巴布亚新几内亚、库克群岛等地兴建了大型体育场、法院大楼、议会和度假村、改善深水港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机场和公路等基建工程,这些设施都可能具有双重用途――军用和民用。而实现双重用途的途径就是与东道国签署政治协议,这种协议很可能涉及中国对南太平洋地区注入资金、原材料和人力资源等各种措施。

  文章称,中国军队要将力量投射到南太平洋上还有需要很长的时间,但鉴于中国已制定了战略计划,而且缺少能够牵制中国的军事力量存在,这种力量投射几乎是必然的。南太平洋包括西半球和大洋洲之间的重要海上交通要道,但美国、澳大利亚和其他地区国家很少在这些地方巡逻。澳大利亚海军主要在印度洋和珊瑚海巡逻,并支持海外多国作战;新西兰的远洋作战能力有限,而且不能完全保卫本国领海;法国海上驻军仅限于法属波利尼西亚;较小的岛国,如斐济最多仅设有海岸巡逻队,而美国及其拉美邻国则希望派遣本国海军力量执行其他任务。这样一来,南太平洋的地缘政治环境就向更有雄心、更能力的活动者――中国,敞开了大门。

  中国军队的长期目标是维护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基本权利。从1996至2006年,中国在密克罗尼西亚的基里巴斯岛上建设了一个导弹监测站。这个监测站其不仅可以监控国内空间和军事导弹试验,还可以用来监测马绍尔群岛内夸贾林岛(冷战时期美国的核试验所在地)上美军的行动。

  随着2006年中国对基里巴斯岛的租期结束后,中国又将其战略兴趣转移至这一地区――在该地区,中国可以进行电子监控、窃听和遥感观测。除此之外,中国还有更实际的利益,即加强与岛国的军事关系,以改变太平洋岛国军队亲近西方的传统。为了实现这一目的,中国增进了与斐济和汤加的军事交流,而同时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军事交流项目则受到重创。

  除此之外,文章还指出中国有意研发地区情报网络。由于这项工作对经济、政治和军事而言都有重大意义,因此中国不但雇佣当地人员为其提供情报,还综合运用陆基或海基电子等手段(例如,外交任务海洋研究或渔船)。中国尤其感兴趣的是位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埃施朗的信号情报站以及美国军队在密克罗尼西亚的通讯设施。

   确保中国海上利益

  文章称,目前中国在军事领域的雄心已经日益明显。除了大规模军事建设(连续10年军事预算平均增长5%)之外,其60艘军舰的舰队中还包括5艘核潜艇(其中3艘弹道导弹潜艇),并计划到2010年时将舰队规模扩大到85艘。而且,中国还在建造首个航空母舰,对海军海面和空中资产全面进行现代化。在2008年,中国潜艇共在领海外执行了18次巡逻任务,还在美国第五舰队在西太平洋演习时公开跟踪。这表明除了海岸防御外,中国已经开始执行蓝水封锁任务。此外,中国还引进并储备了新型陆基、空基以及海基空对空巡航导弹以及常规运载火箭。一旦部署到西南太平洋上,它们将构成具极大的威慑力。按照当前中国军队的升级速度,这在未来十年内就可能发生。

  文章认为,中国首要的战略目标就是构建威慑力,之后便是军力投射,以保证资源和货物运输的畅通。一旦发生冲突,中国要做的是阻止对方获胜,而不是取得压倒性胜利。在作战行动中,中国战略家强调用战术来瓦解对方的意志(或其人民的意志),使其筋疲力尽而不能继续作战(这是对游击战略的灵活应用)。而中国海军在南太平洋上针对美国采取的战略就能达到这种效果。

  所以说,中国在南太平洋的军事扩张同上述战略是一致的,而且这还可以看作是中国在备战未来可能发生的军事入侵。至于是否进行入侵,则是由各国政治领导人来决定,其中外交干涉以及与之相抗衡的势力也能起到很重要的作用。而对于中国战略家来说,如果想要对未来作出预测并提前制定计划,那么他们必须要对南太平洋的潜在军事环境进行考虑,其中还包括地缘政治条件。

  总之,中国正在重新构建其军事力量――从陆基防御力量转而发展为海、陆、空三军均衡发展的防御性兵力投射部队。不过,随着中国的军事力量从第一岛链扩张到第二岛链,势必会同美国在太平洋上的军事活动区重叠在一起,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势力爆发直接冲撞。由于中国早先同太平洋岛国建立了良好的外交和经济关系,所以其有望实现构建第二岛链的目标。而这种可能应当引起美国战略策划者的注意。

  目前,借助于自身的软实力及影响力,中国已经成功地在大洋洲建立了外交和经济支点,这不仅意味着中国已作为一个区域强国崛起,而且还表明中国在秘密为其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铺路搭桥。不过,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对中国这样做法的理解也会有所同,可能是坏事,也可能是好事,或许两者兼有。然而,从美国的反应可以推测出,他们相信中国在西南太平洋地区逐渐扩张的军事存在并不是件好事。(编译:春风)